資訊動態

究竟何為異蛇

發布時間:2018-11-01 21:16   作者: 蛇靈

《捕蛇者說》是柳宗元的代表作 , 該文通過描述蔣氏一家三代艱難的捕蛇生涯, 揭示了 “賦斂之毒, 有甚是蛇者 ”的深刻內涵, 體現了柳宗元的民本思想。開頭 一句“永州之野產異蛇 ”,難免有人要問 “異蛇”是什 么蛇? 有人說是五步蛇;有人說是銀環蛇 ;有人說是 泛指永州地區的毒蛇;也有人說它是虛構的, 不好給予真實的蛇名 ,只好借一 `異 '字冠之 。一個 `異 ' 字 ,其實已明確地表明了它的虛構:筆下所寫只是一 種人世間不存在的蛇 !” 對異蛇如何理解? 筆者談一點自己的看法,就教于方家 。

永州位于湖南南端, 屬丘陵山地 。北部是湘中 丘陵盆地,南部是南嶺山地 。在唐代 ,南部尚不屬永州管轄的范圍。年平均氣溫約18攝氏度 ,無霜期長達 290至 311天,氣候濕潤,降水豐富, 植物動物種類繁多 。有哺乳類、鳥類、爬行類、兩棲類 、昆蟲類野 生動物 1000余種 。當年柳宗元做過描述:“永州實惟九疑之麓 ,其始度土者 ,環山為城。有石焉 , 翳于奧草;有泉焉 ,伏于土涂。蛇虺之所蟠 ,貍鼠之所游 , 茂樹惡木,嘉葩毒卉 ,亂雜而爭植 ,號為穢墟。” 還說 :“永州于楚為最南 , 狀與越相類 。仆悶即出游 , 游復多恐 。涉野則有蝮虺 、大蜂 ,仰空視地, 寸步勞 倦 。” 在這里 , 直接提到了毒蛇, 還點明蝮蛇。柳直接寫蛇的文章是《宥蝮蛇文并序》 ,說家僮善抓 蛇 ,早晨抓了一條蛇來告訴他:這叫蝮蛇, 如果它咬 人無法救治 。這蛇善偷襲人,聽到人的咳嗽聲 、腳步 聲 ,就會聚集它的毒液 ,敏捷地爬行, 靈巧地咬人,為 害作孽。但是如果咬不到人 ,就會更加惱怒 ,反過來 還咬嚙草木,草木馬上就會枯死 。后來的人碰到了 枯死的草木, 還會斷指、攣腕、腫足, 成為殘廢之人。 從毒性來看,與 “觸草木盡死;以嚙人 ,無御之者”的 異蛇類似 ,真是劇毒之蛇 。

永州的氣候,地理環境適宜多種毒蛇生長,值得 一提的是五步蛇。它頭部黑褐色 ,背部灰白色,有菱 形花紋,腹部白色, 有黑斑,尾端側扁。有毒牙,相傳被咬的人走不出五步就毒發而死 , 所以叫五步蛇。 它的肉可以入藥。我曾詢問養蛇制酒能手周大武 ,異蛇究竟是什么 蛇? 他肯定地回答說是五步蛇, 它與柳宗元描寫的 癥狀及主要功能 (藥用價值)相似 。他進一步解釋 說, 五步蛇常盤伏在草叢上 , 如果有行人路過, 往往 是走在第二的被咬。草因為蛇的觸壓而枯萎 。 五步蛇屬蝮蛇科,頭呈三角形 ,身體的花紋呈 “黑質而白 章” ,尾短而粗 。林初媛在《中西醫結合治療及護理 五步蛇傷 170例 》一文中 ,注明五步蛇屬蝮蛇科, 說明 “桂林地區以五步蛇咬傷最為多見 ”。永州與 桂林山水相連, 氣候類似 , 適宜五步蛇繁殖 。 2004 年 3月,中央電視臺 “走遍中國 ”欄目組張立新等記 者來永州拍“孤獨柳宗元 ”專題片 ,赴異蛇村重點拍 攝了五步蛇。需要指出的是 ,五步蛇頭部呈三角形, 整體顏色呈土褐色, 有斑紋, 與 “黑質而白章 ”的異 蛇不盡相同,也有的稱五步蛇為尖吻蝮、棋盤蛇、大 13 白花蛇 、蘄蛇等。五步蛇是廣食性蛇類,其毒性為血循毒, 是我國的特產。

周艷明 《“永州異蛇”研究 》一文說 :“永州地區的主要毒蛇種類有蝮蛇、五步蛇 、烙鐵頭、蝰蛇 、眼鏡 蛇 、竹葉青、銀環蛇等十六種左右。銀環蛇在系統分 類中屬于爬行綱 , 有鱗目的眼鏡蛇科。唐代文學家 柳宗元在他著名的 `永州異蛇' 一文中曾描述過它 的特征 。銀環蛇是一種劇毒蛇 ,它的頭部不呈三角 形 ,只比頸部稍大 , 尾端尖細 ,身上有黑白相間的環 帶 ,白環約 44— 61個,故名。”  “黑質而白章 ”者象 銀環蛇 ,體黑色, 有幾十個白色環帶, 毒性極大 ,吃魚 類 、蛙類、老鼠等小動物。但其產地甚廣, 并非永州 特產。至于眼鏡蛇,頸部很粗, 上面有一對白邊黑心 的環狀斑紋 ,發怒時頭部昂起, 勁部膨大, 上面的斑 紋象一副眼鏡。它的分布同樣廣泛。有人提出 : “世界上哪有什么 `觸草木盡死 ' 的蛇呢 ?”蛇有蛇 路 ,因為蛇經常沿一條路從洞穴中進出爬行,導致草 木枯萎 ,無法生長 。這種說法不無道理。在唐代是 否確有一種叫不出名的異蛇呢? 我們不得而知 ,但 這種可能性極少 。一千多年過去了, 這種蛇早該發 現命名了。前幾年, 在郴州莽山新發現一種青色的 劇毒毒蛇 ,命名為“莽山烙鐵頭蛇 ”。

我認為,異蛇綜合了蝮蛇、五步蛇 、銀環蛇等毒蛇的特點 ,用“黑質而白章”作為它的外部特征 , “觸草木盡死;以嚙人 , 無御之者 ”概括了它的劇毒毒 性, “得而臘之以為餌 , 可以已大風 , 攣踠、痿癘 、去死肌 ,殺三蟲 ”說明了它的藥用功效。蛇毒貴于黃 金。隨著科技的發展,蛇的藥用價值得到普遍使用, “異蛇酒”的祛風濕, “蛇鞭酒”的壯陽 , “異蛇寶”的 滅真菌就是明證。由此可知, 異蛇并非柳宗元憑空捏造和杜撰 ,而是源于生活 , 高于生活, 通過 “一個 毒蛇與捕蛇者的故事來說明賦斂之毒的問題 ”。同時, 將異蛇的異常功能昭示于世 。該文受孔子 《禮 記·檀弓 》的影響是不言而喻的, 用 “異蛇 ”與 “猛虎”相對, 正是柳子的高明之處 。在文中 ,異蛇是使人與賦斂發生關系的重要媒介, 異蛇比毒蛇更令人恐懼 ,賦斂之毒勝過異蛇便水到渠成地挑明了本文 的主旨。


摘自:談《捕蛇者說》中的異蛇  作者:呂國康

上一篇:送別2018,喜迎2019 下一篇:沒有了
修正大包业务员能赚钱吗 篮球客直播 北京快三开奖走势一定 指数数据网 好运彩快三 唐山港股票行情 英皇国际棋牌游戏 98nba篮球网 东北麻将教学视频 江西时时彩 软件下载 急速赛车软件